我們怎樣為神七飛天喝彩
2008-09-26 0
來源:長江商報 作者:劉敏   昨晚9時30分許,神舟七號載人飛船進入預定軌道,標志著發射成功。相信守候在電視前的億萬國人,一定歡騰一片。神七發射圓滿成功,無疑使本次航天飛行任務有了一個良好的開始。我們期待、相信并祝愿神舟七號航天飛行任務取得全面成功。   自1999年神舟一號無人實驗飛船成功發射與回收以來,不到10年時間里,我們實現了從神舟一號到神舟七號、從無人到載人再到航天員出艙活動的巨大科技突破。在這個意義上說,神舟七號的成功發射是我國航天科技不斷進步的必然碩果。   在本次發射成功之前,神舟七號所激起的國民情緒,已醞釀許久。這其中,有探索外太空、探索未知的求知愿景,有科技進步、國力增強的自豪之情,其實也有積貧積弱一轉為從此富強翻身的歷史悲情。   當前世界競爭的主體是民族國家,競爭領域從經濟、制度已廣延至以航天飛行為代表的高端科學技術,人們為航天技術的突破自豪與驕傲,充分合理,可以理解。但是,我們也必須承認,由于百余年的、尤其近代以來的屈辱、落后和貧窮的歷史,也由于長期的歷史教育,我們會下意識地將一些領域的活動,比如體育、經濟以及高精尖科技領域,賦予某種象征意義,寄托著翻身、崛起、復興、揚眉吐氣等集體情感。因此,圍繞神七的情緒涌動中,既有成功的喝彩、成功的自豪,若仔細體察,其實也還有一種指向歷史的悲壯情懷。   在本次神七成功飛天之前,我們剛剛成功舉辦了北京奧運會,這是一次與神七飛天一樣具有重要意義的國家級事件。我們或許可以相與比較。關于北京奧運會,人民日報評論員的一篇文章尤為值得記住。這篇名為《告別“歷史悲情” 我們擁抱世界》的文章說道,如果我們要將百年屈辱、百年磨難,借著奧運會紓解釋放,那么我們只是一種利用奧運療傷止痛的“弱國心態”;如果我們因為舉辦了奧運會,就過多地沉迷于世界強國的自我暗示,過多地發酵民族主義的排他情愫,那么我們也就失去了一次如外國媒體所說的面向世界的“政治機遇”。   事實上,若把文章這段話中的“奧運會”替換成“神舟七號”,意義仍然成立,道理仍然相同。我們為神舟七號成功飛天喝彩,為奧運會喝彩,為國家和民族取得的一切成就喝彩,這同時也應該是告別歷史悲情的喝彩,告別過度闡釋和象征的喝彩,充滿激情又不乏清醒和理性的喝彩。北京奧運會已然表明,我們的國民心態正趨向成熟,國民精神正趨向健康,那么不論神舟七號還是以后的各種突破和進步,我們都應當證明這種趨向,繼續保持這種趨向。   這種喝彩的心態和方式,其實也是航天科技活動本身的要求。在神舟七號成功飛天的日子里,讓我們再次重溫中國發展航天事業的目的:   探索外層空間,擴展對地球和宇宙的認識;和平利用外層空間,促進人類文明和社會進步,造福全人類;滿足經濟建設、科技發展、國家安全和社會進步等方面的需求,提高全民科學素質,維護國家權益,增強綜合國力。
牛牛棋牌游戏辅助软件